未来,人们会怎样评价2016-2018年的中国房地产建筑行业?

Steven 2018/04/28晨   2018/08/23稍作补充

无可否认,新住宅、商业、基建、旧改确实改善了大众的生活设施及质量。

但在这个过程中谁还在意那些默默付出,负重前行的人们呢?

老大的光鲜后面一定有一群人在加班加点。

聪明的你和十万年前非洲大猩猩有啥区别?

经济

经济是个很好玩、很有趣的专业,让我们更真实的观察一群人。

1:地方ZF通过拍卖,将土地批发给开发商,开发商将土地精加工后的的房产或批发给代理商、或零售给老百姓。

这个过程中的地价及税收平衡了部分ZF债务,也通过银行贷款转嫁给了广大业主。就这样,土地还是“人民”的土地,但是债务进行了转移。这时候谁还在意,原来ZF的债务是怎样形成的,欠债的钱去哪了?

这个过程中有人向银行出卖了自己未来30年,也有人通过杠杆活在了未来,并且站在未来的角度收购现在的资产。

为什么广大人民愿意分担债务呢? 

“稀缺”造成追涨,给你更多账面资产的同时,也给了你更多的负债,而有时可以通过媒体制造“地王”产生“稀缺”。

价值多少又如何?钢筋水泥又不像现金那样可爱,随时可以动用。

同样一套房子,更高的价格哪来的?

1:“帝都”印出来一部分。   2:一部分部分吸血四五线及县城的未来。3:账面数字,凭空出现的数字未来也可能凭空消失。

更多负债哪来的?

帮ZF分担了1/n, 团结就是力量,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有部分人特别擅长乾坤大挪移,这部分人有时也兼职做农夫,挥起镰刀割韭菜。

2:房住不炒,为啥一线城市房价那么贵?

对于距离“印钞”越近的人,是越感觉不到房价贵的,投胎好,位置好,入场早,融资广,信息早。

感觉房价贵有压力的人,才是房价真正的承担者。

人口不增长或减少的城市,房子确实是用来住的。但在人口不断涌进的城市,房子不再只是住的。房子更像是一个入场“特权”的凭证,这个“特权”可以让你“分享”全国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就像股票,是你持有一项有收益权资产的凭证。

城市就是社会高效分工的场所,必然带来更多方便更多保障,所以更多人涌进城市,涌进大城市,土地是有限的,比供应更多的涌进导致稀缺。市场只能通过看不见的价格梯度来筛分谁更有“资格”留下,谁距离中心更近。

3:啥是“特权”?

用印出来的钱合理合法的“购买”你未来劳动的权利就是特权。

4:啥是“距离印钞的距离”?

央行印出来的钱没有从天而降,均匀的分配给每个人,只能通过各种银行渠道及基础建设批量分配给主要大单位,然后再分配到大单位的家属,然后通过消费流转到全社会,润物无声。

同样的劳动,距离大钱越近的人的劳动越容易被高估溢价还是距离越远的人容易高估溢价?

想想国家级的设计院员工平均待遇和偏远五线城市的设计院员工

待遇差别,这些待遇差别真的是能力的差别吗?

钱太多了是不好零花的,更容易大手大脚的花。

想想建条高铁花的钱会比你家新装修个厕所更较真价格吗?即使存在招标和审计制度。

但是这种方式确实带动了整体经济的活跃,这种活跃部分源于距离金钱更近的人花钱更容易了,部分也源于距离金钱较远的人在压力下需要投入更多劳动了。

一句话:

房地产基础建设确实挖掘了大众的潜力,让整个社会有了更多活力、更多压力、看起来更稳定,重要性绝不低于一些新发明新创造。

年轻人都盯着房子了,哪来精力去创造?哪来精力去造人?

当房价涨,房东当然高兴,但是相比原来租售比就低的可怜,对于那些拿房租供房子的“投资客”来说有点不划算,但是如果有一天房租被人为抬高去接近正常租售比的时候呢?

Steven知道对于大部分中小企业来说每年递增的人工及办公厂房租金正在吞噬微薄的利润空间直到中小企业主关门,守法经营的中小企业会倒闭,释放出大量的无业人员,少部分转型到新行业,大部分呢?不敢想。

有人因此受益,有人因此相对落后。

金钱

金钱、货币绝不仅只是RMB, USD 这样的钞票,更多的是信用、是契约、是凭证,是和平年代讲法讲道理的环境下才有的东西。

资金很多特性很有趣,比时间价值、比如金钱的周转率。

在房地产行业来说,最好理解时间就是金钱。

一个中大型楼盘每天的资金使用成本,应该不低于一个项目中层管理人员的月薪。这也就好理解为什么每个楼盘在争分夺秒,给项目总几十万奖金提前1天开盘光资金利息就够了,更别提因此降低了多少政策随时变化的风险。在2018交易量萎缩的市场背景下,提前一天开盘,整个楼盘减少价格1%的价格波动就是几千万,相比这个波动,设计人员那点加班费又算什么?

往后,中小地产商一定会越来越少,不论品牌,更多的是因为资金。

相比知名品牌,中小地产商,资金使用成本高、项目周期长、资金周转率低、导致资金成本远高于大房企。多出的成本,好的情况下吃掉大部分利润空间,差的情况下,在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只能卖身。

房地产行业,通过品牌降低融资成本,加班加点缩短工期,提高资金周转率,是可以羊毛出在驴身上猪来买单的。

当开发的房子多到卖不出会怎么办呢? 也许会间接以接近市场价抵押给银行,相当于变相卖给银行。银行又不傻,接下来会怎么办呢?有可能会联合开发商,将房产证券化,像卖股票一样还是卖给老百姓。以前房子按套卖按面积卖,未来可能按比例卖。房产一旦证券化,增大流动性后,又有好玩的了。也有可能变成坏账大礼包,打包低价出售,银行债务消除,房子换个主人,有些人进了黑名单。也有可能开发商变包租公,其实也没太大差别,本来买房子差不多就是长租了70年,但是谁告诉我,目前大部分城市租售比才百分之一点几,加上运营管理费,长租怎么赚钱?好像只能提升租金了吧?!

土木er和你的老板对金钱的理解绝对是有很大偏差的。

但是,当拍地半年就开盘,工人加班加点不睡觉,房子的质量如何呢?

Steven当年认真搬过砖,现在还记得混凝土强度(同一标号)随时间的变化曲线,这是实验室数据,工地的条件能和实验室比吗?

Steven创业快四年了,明白企业都想做事高效,但也知道做事高效出正常节奏那出问题的概率必然增加。

正常建筑设计寿命70年,三五年估计问题不大,未来10年再回头看看2015-2018年新建的房子,我想估计到时会有些新闻的。

而那些图纸及施工文件上,签字终身负责的可不是开发商老板。

人口

人口结构变化是个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看不出明显变化,个人也不轻易觉察的客观事实。

人口出生+涌入大于死亡的城市,房子才不止是用来住的。

但是当这些地方的人口越来老龄化,年轻人越来越少的时候,土地还是那片土地,房子还是那座房子,但是人少了,就逐渐失去了房子代表特权的意义。

所以想维持目前的房价及经济不受大的波动,就得维持人口结构健康及人口基数。十年二十年造成的人口结构问题,不是三年两年能解决的。

高房价高教育就是最好的计划生育,未来对生育的支持一定会像当年支持计划生育一样强烈,甚至更强烈。

之前,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工厂工地需要劳力需要数量后来需要限制数量,现在工厂工地上田野里的6070后劳力越来越到退休年龄,他们的下一代劳动力还像父辈那样便宜吗?

现在,社会主义建设需要人才,需要质量,但是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的8090后父母有多少愿意要更多孩子? 很简单,对于大部分8090后来说养孩子是有压力的,因为除了预支部分未来的房贷,本科研究生毕业的父母愿意接受孩子只有初中学历吗? 当然不愿意,那怎么办?烧钱补习+特长。

教育才是阶级的军火,而军火一般严格管控,价格居高,利润丰厚。

至于认知,有时就像割韭菜的镰刀,一本书都看不下去,却希望花99元听个胖子提高你的认知?!

一般听了,耳朵很爽,心情亢奋,但是第二天依旧。

Steven自己交了不少“学费”后明白:以后离两种人远一点:一是教你成功的,二是教你赚钱的,有那精力,还不如死磕几本书,做好自己眼前的工作。

还有一批6070后是房产增值的受益者,估计未来等他们年老的时候不得不接受250块一盘的炒白菜。因为地价高、房价高、租金高,还因为90-00-10后劳动力价格高,因为未来劳动力可能比知识分子还稀缺,所以综合运营成本高。6070后通过房价租金从下一代身上赚得钱还会在他们年老爬不动的时候吐出来。对于小部分早就布局投资了养老院的6070后,Steven只有佩服。

任志强说未来房子一直涨,马云说未来房子如葱,什么情况下两人都是对的呢?

那就是未来100块一根葱,一平方的葱和房价也差不多,这种情况又不是没发生过。

未来,也许会出现Blue Fly的技工待遇好于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因为大学生可能满大街都是,但是能炒菜会维修的人可能更稀缺。土木er想转行的,山东济南找蓝翔。

备注:Blue Fly欠Steven一笔广告费,哈哈哈。

经济是有趣的,让我们看到本质及因果。

历史同样是有趣的,尤其是清末–民国–建国那段时间。

区块链与去中心化

区块链不只应用在货币上,理念是理想美好的,但现实是有部分鼻子比狗还灵敏的人炒作概念,不是创造财富,而是进行财富的再分配。

2017年如火如荼的虚拟货币,我们除了从一种创新货币、一种信誉变现、一种老庄股、一种颠覆思维、一种庞氏骗局、一种未来价值、一种泡沫的角度去看,也许更应该从区块链的本质去理解,“去中心化”,即信用不再是ZF的背书,只要参与者都愿意,发行马勒戈币和韭菜币都有人买的。

当自己捂住耳朵玩游戏的时候,空气币也是有人要的,游戏也需要道具。

有些人为什么对“去中心化”这么热衷? 除了理想,也反应了部分社会情绪。

老大为什么在国内不支持虚拟货币,因为“去中心化”的货币就是革M。

理念是理想的,但是创新者也应该看看历史,从来就不存在去中心化,都是一个中心替代另一个中心,虚拟货币至少还存在交易所,至少还存在信息不对称。

原有中心是什么保证的?是暴力机器,是枪杆子。

维持和平的是有约束的暴力,善与恶也是群体的一念之间。

Steven热爱人民,热爱人民币,热爱和平。

我们和十万年前的大猩猩有啥区别?

起码目前为止,资源是有限且不均的,本质都是在抢夺地盘和对母猩猩的交配权。

但是,我们学会了使用文字和工具,比如钳子、比如塔吊、比如杠杆,也学会了分工与合作。

Steven希望自己和大家都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多了解点搬砖之外的知识,哪怕是选择继续搬砖心里也更踏实。

规则总有适用范围,能争取的就是更多选择自由度。

以上纯属扯淡,洗洗睡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