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By June

每个人做出转专业的决定都是很艰难的,敢于迈出那一步的人少之又少。